手机版
位置:筑能财经 > 财经 >

中介搭桥月赚15万 购物外衣下的现金贷重燃

来源:北京商报 | 2020-06-16 11:44:38

随着用户借款需求的不断攀升,地下借贷市场重燃,这一次玩家们绞尽脑汁不断对项目进行着“创新、改进”。北京商报记者近日在调查中发现,一些现金贷玩家改变了生存逻辑,以中介为依托换了一身铠甲,重新附体在各大隐蔽的App上。这些现金贷产品大多披着消费购物的外衣,有部分借款“口子”再次利用“手机回租”的模式试图绕过现金贷监管。在分析人士看来,此类业务本身在贷款资质、资金来源、贷款投向等方面容易产生各类风险隐患。

中介搭桥的引流生意

月赚近15万

“之前监管比较严,不好借款,四处找不到口子。”网贷借款人刘宇(化名)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,“但近两个月情况有了转变,又能轻松借到钱了。”刘宇口中提到的“轻松借款”从何而来?带着疑问记者进行了详细调查。

疫情之下,随着用户底层借款需求的提高,“撸贷”大军再一次重出江湖,而这一次出现的方式更为隐蔽。“独家首发,最新黑口子,人人5000元起,包下款包到账,无视黑白,有钱速度砸!”在一个近500人的社交群里,有不少中介人士在不断刷屏相同的广告语,“揭秘网贷不良消除的秘密”“白户撸口子实操攻略”“疫情期间,借不到钱怎么办?”这些话题被包装成一个个课程打包出售,每份课程的售价在50-70元不等。

当表达了想借款的诉求后,一位自称“导师”的推介人员找到了记者,他声称,只要加入平台学习,就可以提供最新的“撸口子”攻略,平台有近百个App可以借款,且100%下款,但需要注意的是,用户想要借款的前提条件就是需要成为平台的会员,他向记者透露称,“成为会员后,就可以通过语音+文字+图片的方式授课,来指导会员进行借款操作,每条语音分享完之后,会把这段分享的内容以文字或者图片的形式总结出来,方便学员对课程内容的理解更加深透”。

然而“一对一”指导价格并不便宜,线上学员统一报名费用为998元,由平台“导师”负责授课,直到会员最终成功申请到贷款。记者从这位“导师”处了解到,由于疫情期间借款需求加大,平台每天报名的学员都在5人左右,这也成为一个赚钱的“好生意”,保守估计,平台一个月通过引流变现的费用就接近15万元。

针对中介搭桥,撸贷大军重出江湖的原因,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苏筱芮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首先是供给方,即现金贷玩家们存在侥幸心理,企图通过瞒天过海的方式挣快钱;其次是需求方,原本次级贷款市场就有资金需求,疫情期间更加剧了这种情况。

“手机转卖”绕过监管

实质为现金贷业务

在中介的话术诱导下,“人人都可贷、百分百放款”的大额现金贷让不少借款人心动,但北京商报记者进一步调查却发现,有部分借款平台再次利用“手机回租”模式试图绕过现金贷监管。

一家名为“玩卡”的平台,主要向借款人提供极速贷款、视频课程、信用查询、推广返佣等服务,它就像一个超市,将近百条隐蔽的借款“口子”聚集在这里,普通用户只要进入借款频道就可以进行操作,有一些资质不好的借款人可以充值298元成为VIP,充值后平台会提供更多的撸贷“口子”进行借款,还可享受网贷提额技术、网贷操作技术实战分析等指导。

北京商报记者以普通借款人的身份调查后发现,这些现金贷产品大多披着消费购物的外衣吸引用户借款,以平台最新推介的“创美优品”口子为例,该平台在App的介绍为“生活购物”平台,从可贷款的额度来看,根据智能信用评定,“创美优品” 最高可申请额度为3万元,可借周期为3-12期。北京商报记者注册并尝试借款后发现,“创美优品”的审核流程较为简单,只需要提供身份证、姓名、银行卡信息、手机运营商密码即可,在提交信息后,记者获得了5500元的信贷额度。

要想拿到这笔借款就需要“直接一键转卖”,首先在平台领取借款额度,再根据额度选择同等价位的手机产品,点击“租赁”,在提交一系列资料后,联系一键转卖服务商才可以进行提现。回收操作是由第三方平台提供的商品回收服务,具体来看,用户在“创美优品”购买的商品可一键出售给第三方平台兑换成现金,一般当天即可放款到账,和此前手机回租幌子下的现金贷套利操作类似。

对于此类手机回租模式,在分析人士看来,名义上是手机回收,实际却很少开展手机回收业务,以用户撤销合同并退回预付款双倍返还本金等方式,或者以评估费等方式平台获取借款资金,不仅暗藏合规风险,用户隐私安全也难以保障。

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,以手机回租为例,在2018年监管方高压打击现金贷之时就出现过,虽然名义是回租,但如果没有真实回租业务,穿透看实质开展的就是现金贷类业务。此类业务本身在贷款资质、资金来源、贷款投向、利率、催收等方面也容易产生各类风险隐患。

苏筱芮直言,此类模式对现金贷玩家和借款人都有风险,对于现金贷玩家来说,面向的客群大多是“撸口子”的低端用户,放出去的钱很可能收不回来,又没有正规征信系统的记录作为保障。对于借款人来说,这样的借款方式需要支付高昂的手续费、利息等,容易陷入恶性债务循环。

对借款模式存风险等问题,北京商报记者尝试联系“创美优品”进行询问,但电话始终未有人接听。

牟取暴利下的风险游戏

建议穿透规范

随着近几年监管对于现金贷行业的整治,不仅不少违规现金贷平台被清理,链条背后包括助贷、大数据服务商、催收等均遭受较大打击。

对于地下现金贷的重燃,于百程表示,此类现金贷业务隐蔽性强,虽规模不大,但风险和影响依然不小。监管方应联合工商、网监等部门,充分发挥社会监督作用,对此类业务进行穿透规范,以避免监管套利。具体来说,一方面要进一步细化落地监管方案,在市场准入、渠道监管等方面多管齐下;另一方面加强市场借款人教育,针对合理的借款需求,鼓励更多的机构提供合法产品。

苏筱芮进一步建议,对监管来说,应加大对非法放贷行为的打击广度和深度,通过修改完善法律法规的方式,对以身试法者给予重刑严惩。放开次级借贷市场的口子,即予以合法化,但前提是要求机构自负盈亏、公开透明,逻辑是高收益覆盖高风险。鼓励正规金融机构试水下沉客群,向受影响的消费者和小微企业提供小额贷款,以支持他们渡过疫情难关。